▼ “小品”型的紀實攝影——新聞攝影



小品的特點是在很短的時間內講述一個故事,反映一類社會現象,因此信息量非常集中,而且通常采用比較夸張的手法,帶給人們直接的沖擊力。


對于這樣的劃分,可能有很多人會提出異議,因為一直以來,盡管新聞攝影和紀實攝影有很多相通之處,但一向是被作為并立的兩個概念。我認為,新聞攝影應當屬于紀實攝影的一個類別,一幅照片通過大眾傳媒成為所謂"新聞攝影",它必定是具有一定的重要性的,是會產生一定的社會影響的。況且今天是新聞,明天就將成為歷史,明天的明天也就成了文獻資料。我們把新聞攝影作為一個獨立的概念,也許是因為它強烈的時效性和所肩負的傳媒任務。我們也不能割裂紀實攝影與新聞攝影的血緣關系。


對于"小品"型的新聞攝影,最基本的標準當然是要具有時效性,以及畫面內容的完整性,同時要能夠以足夠的視覺沖擊力傳遞重要的信息。 




▼ “電視劇”型紀實攝影——報道攝影、專題攝影


undefined

電視劇會以較長的篇幅圍繞著特定的主題娓娓道來,演員的表演也不用像小品那樣夸張,更為接近日常生活。同樣,報道攝影或專題攝影不像新聞攝影那樣有嚴格的時間限制,攝影者也不會"被迫"用單獨一張照片來說明問題,他們可以更深入的挖掘主題,更全面、更詳細地表現被攝對象,用數量較多的、風格和形式統一的、成組的照片將事情的前因后果、來龍去脈講述清楚。這樣的例子是很多的,甚至可以說這是紀實攝影的中堅力量。


在評價標準上,報道攝影或專題攝影更重要的則是題材的選擇,要看攝影者是不是能以獨到的視角選擇有價值的主題,并能夠深入的挖掘到事情的本質,并以合適的方式表現出來。





▼ “電影型”的紀實攝影


undefined

 電影的篇幅長短介于小品和電視劇之間,它并不要求對一個故事娓娓道來,而是更主觀性、觀念化,更具有導演的個人色彩。在紀實攝影中同樣有這樣一類的作品,它們并不像新聞攝影那樣一張照片就包含所有信息,也不像報道攝影或專題攝影那樣仿佛在講述一個故事。它們也許會圍繞一個主題,但照片與照片之間并不具邏輯性,它們富有攝影家的獨特風格,寫實的同時又具有強烈的寫意性或象征性。


在評價標準上,對于具有較多寫意性或象征性的"電影"型的紀實攝影而言,關鍵在于恰如其分地把握寫實與寫意的尺度。因為對于紀實攝影而言,內容才是靈魂,過于追求形式到產生"霧里看花"的效果,恐怕是有違其宗旨的。而象征性是否能象征的到位,也是需要揣摩的,這恐怕就要看攝影師的造詣了。